作者/王雅莉 編輯/謝維平

“看現在電視劇這收視率,不知道的,還以為我們正處于前所未有的電視劇盛世呢。“ 最近一個月,電視劇整體收視率都處于近幾年的最高點,有網友因此調侃。

四臺收視同時破2已成為常態,五臺收視破2的盛況也不時出現。可是在以往,五大衛視在播劇能同時破1都很不容易。現在的真實收視情況到底如何?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看一眼廣電總局從去年12月開始推行的收視綜合評價大數據系統,大概很多人就能冷靜下來了。真正收視率破2的劇只有《新世界》一部,且根據說明,該收視率為“統計周期內有關劇目每集綜合收視指標均值”,即統計基數為全部在這一時段內觀看該劇的觀眾,約等于兩臺收視疊加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但是對比這幾周廣電發布的收視率,又能發現單部劇集的平均收視確實在穩步上漲。目前的收視盛況,到底是不是春節+疫情人們無法出門導致的曇花一現?

為了找出近段時間收視大盤屢創新高的原因,娛樂資本論統計了從春節至今熱播的三部電視劇《新世界》《絕代雙驕》《下一站是幸福》和剛開播的兩部劇《完美關系》《安家》在csm59(59城)、全國網、酷云和廣電視聽大數據四個平臺上每周的平均收視率,得到了五組數據。

最后,我們把前三個平臺的收視率除以廣電收視率,得到了一個系數。如果以廣電收視率為標準,系數越偏離1則意味著偏離度越高。

在計算出同一部劇在59城、全國網和酷云的收視率后,娛樂資本論得到下表: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經過對比,我們得出以下結論:

1、 春節+疫情確實有紅利,大年初一以后,電視開機率提高,在播電視劇收視率普漲。

2、 最近兩周衛視csm59收視率雖然屢現五臺破2盛景,但從各平臺收視率相對廣電收視率的系數逐漸走低這一點來看,各大衛視和劇集最近的收視率反而和廣電收視率偏差更小。

3、 酷云收視率最接近廣電數據,csm收視率距離廣電收視率偏離度最高。以最近一周為例,除已完結的《絕代雙驕》外,四部劇的csm59收視距離廣電收視率偏差度由高到低依次為:《完美關系》>《安家》>《下一站是幸福》>《新世界》。

4、 幾乎所有衛視劇都是剛開播時csm59收視率距離廣電收視率偏差最大,之后數據和廣電收視率越來越接近。

5、 《新世界》csm59收視系數高,全國網收視系數最低,說明這部劇貢獻收視率的主要是城市用戶而非農村用戶,《絕代雙驕》反之。這和衛視的受眾基礎也有關系。

五臺csm收視齊發大水?事實上數據反而更接近廣電

能明顯看出,酷云數據和廣電數據最接近,系數穩定在0.7~1.2之間。59城收視率和廣電數據相差最大,CCTV8《絕代雙驕》的csm59收視率一直都只有廣電官方數據的70%左右,但《新世界》等劇的csm59收視率則常常達到廣電數據的兩倍。

不排除csm59城收視率有受到污染的可能,但各平臺計算方式的不同也會造成數據差異。據了解,csm59城和全國網的收視率采用的是傳統的樣本戶采集方式。而傳統的樣本戶采集方式主要采用目前世界上最為普遍的兩種方式——日記卡和收視率測量儀。這兩種方式的缺點在于樣本戶規模小,容易被操縱。一旦被人為干擾,數據的代表性和可信度將大大削弱。

但據人民日報報道,去年新推出的廣電視聽大數據系統匯集了全國1.4億有線電視、IPTV用戶直播收視行為數據,會對海量的數據進行采集、清洗和分析,全流程自動化、封閉化處理,防范人為操縱,大大提高了數據造假的成本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而酷云收視系統則表示是基于10億+用戶測算的實時數據,數據來源于終端的實時數據回傳,終端包括智能電視機和機頂盒。這和傳統的樣本戶采集方式有很大不同,由于用戶基數巨大,人為操縱難度也較高。

但是,計算方式的差異并不能解釋最近五大衛視csm59收視率為何都普漲。看一下各平臺五大衛視收視率除以廣電收視率所得的系數,就會發現,各大劇集csm59收視率和廣電收視率的偏差度反而越來越小。

如《新世界》,從2月1日起,csm59系數就由2.4左右下降到2以下;從大年初一起在湖南衛視獨播的《下一站是幸福》,csm59和全國網收視率都高于廣電官方數據,但系數已由開播時的2.2降到收官時的1.7。

所以,各大衛視劇收視普漲的原因恐怕還是因為春節+疫情紅利。廣電總局官方數據顯示,1月25日~2月9日,全國有線電視和IPTV較去年12月份日均收看用戶數上漲23.5%,收視總時長上漲41.7%,電視機前每日戶均觀看時長近7小時。電視劇方面,電視劇日戶均收視時長較去年12月份提升15%,《絕代雙驕》《下一站是幸福》《新世界》單頻道收視率均破1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疫情期間,在白天播出的老劇收視率相比往年同樣有所提高。比如湖南衛視從2月2日開始重播的《女醫明妃傳》,酷云收視率最高破0.8,從2月12日起白天播出的《蕓汐傳》,酷云收視率最高破1。或許是考慮到疫情暴發,排播的這兩部劇還都和醫學相關。

不過,隨著各大企業相繼復工,春節和疫情帶來的“收視紅利”正在下降。以許多觀眾愛當背景音樂開著的央視新聞頻道為例,除春節后第一周酷云收視率猛增外,此后四周收視率穩步下降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相比之下,黏性更高的電視劇紅利消退較慢,所以春節過后到現在一個月,在播電視劇的收視率仍在上漲。但等這一批劇播完,新一批劇如《完美關系》《安家》等能否繼續維持高收視率,還得打一個問號。

疫情期間收視普遍虛高,誰才是真正的爆劇?

第一部吃到春節+疫情紅利的劇是湖南衛視的《下一站是幸福》。該劇剛好在大年初一開播,又是深受女性觀眾喜愛的都市愛情劇,適合放松心情。無論是csm59、全國網、酷云還是廣電視聽大數據,除開播首周外,《下一站是幸福》的收視率都保持在1以上,是所有在播劇中表現最穩定的。

但2月18日《下一站是幸福》收官后,接檔劇《完美關系》的收視率明顯下滑。盡管開播四天csm59的平均收視率高達2.565,甚至比《下一站是幸福》的2.458還高,但全國網、酷云和廣電收視系統的數據都顯示,《完美關系》的實際表現很一般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多達70集的《新世界》,從年前播到年后。和其他電視劇一樣,《新世界》也是剛開播時csm59收視率和廣電數據相差最大,之后隨著劇情漸入佳境和春節+疫情的來臨,csm59系數越來越低。不過和《下一站是幸福》的四網俱穩不同,《新世界》的全國網收視一直偏低,幾乎從未過1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《絕代雙驕》則恰恰相反,全國網收視一路走高,csm59收視相對偏低。這或許和各收視系統的統計基數和計算方法不同有關:csm59統計的是全國59座重要城市的收視率,全國網的收視則包含了鄉鎮和農村。

可見給《新世界》貢獻收視率的多為城市觀眾,看《絕代雙驕》的則農村觀眾更多。同樣的,《新世界》接檔劇《安家》,全國網系數也和《新世界》差不多,穩定在0.7左右。接連兩部劇如此,說明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因為播出平臺:東方和北京衛視的城市受眾占比更大,央八農村觀眾更多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由于廣電視聽大數據只統計了《安家》開播第一天的數據,所以目前還無法說明《安家》今后的收視率如何。但從開播時1.952的csm59系數可以看出,《安家》開播第一天csm59收視率和廣電收視率的偏差比剛完結的《新世界》(csm59系數1.625)要大。但本周《安家》熱度持續上升,可以想見,后續起csm59收視率和廣電收視率的差距或許會進一步縮小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至于從2月23日起,浙江和江蘇衛視開始聯播的另一大劇《我在北京等你》。目前廣電視聽大數據尚未統計這部劇的收視率,但對比最接近廣電數據的酷云收視率和csm59收視率,會發現相差較大。以2月26日收視率為例,59城收視率江蘇衛視破2,浙江衛視為1.6,但酷云收視率雙臺都徘徊在0.3左右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總的來說,近一個月的“電視劇盛世”主要是疫情紅利造成的結果,不同于一些觀眾所認為的“收視注水現象越發嚴重”,事實上各衛視csm59收視率反倒比春節前更接近廣電收視率。但隨著各行各業相繼復工,以后再想重現“五臺破二”的景象就難了。

而隨著廣電視聽大數據的推行,越來越多的衛視開始采信這一數據。就在幾天前,東方衛視公眾號還專門發了一篇文章(目前該文章已刪除,圖源見水印),雖然廣電大數據沒有把聯播劇各衛視的收視率分開計算,但通過這篇文章中披露的數據,也能管窺目前各臺的真實情況。

疫情下衛視收視率空前繁榮,我們技術性地給它脫了下水

如今,廣電收視綜合評價大數據系統已經上線了兩個多月。最初廣電總局推出視聽大數據,是為了遏制收視造假亂象,為行業提供一個客觀、真實的評價數據標準。如今來看,已經初見成效,這一個月各臺電視劇收視的大漲更多是因為疫情紅利,而非注水越來越嚴重。

不過,因為大家都無法出門而造就的“電視劇盛世”畢竟只是曇花一現,如果接下來還能出現多部“雙臺破2”的新劇,才能說電視劇市場真正迎來了爆款。